热门关键词:   一带一路  旅游  学霸练成记  汉文化  同城活动  

有几套房子打底的人,为什么输得那么惨?

2019-05-23
来源:维小维生素
人浏览    评论     
  老张早年间本来在在国企工作,后来那家国企被一家外企,也就是我的前公司,给整合了。
  
  老张也就顺理成章地被一起整合,成了新公司里年纪最大的员工。
  
  加上合并后原国企的工龄还继续计算,所以老张算得上是公司里的老资格。
  
  既然是老资格,行事风格上就颇有些独特。
  
  经常性电话不接,邮件不回,
  
  而且这把年纪,英语也不会说,
  
  甚至平时在单位你都见不到他,
  
  只有周一说不定能碰上,因为那天他过来报销。
  
  报销完了就在茶水间里和别人吹牛聊天,总之看不到他干什么正事。
  
  人家说你们公司不是外企吗,里面号称都是精英,怎么还养着这号神人。
  
  所以说很多时候也不能迷信外企,里面让你“友邦惊诧”的事情多了去了。
  
  老张头发花白,微驼,经常穿一身皱皱巴巴的西服,脚蹬一双旅游鞋,属于扔到人堆里就找不到的那种。
  
  但老张极有自信,逢人就自我吹嘘一番,谁让人家真的有点实力呢。
  
  早些年趁着上海房价低的时候入了两套房子,苏州还有套别墅,再加上这个年纪,总归有些积蓄,所以老张现在小日子过得不错。
  
  每天工作也没什么压力,只不过跟客户打打电话维护下客户关系而已。
  
  所以他乐得悠闲,感觉每天就是吃喝玩乐听戏,活脱脱一个大师。
  
  现在网上老说要跳出舒适区,什么“你的舒适区正在杀死你”之类的,我看这位大师在舒适区里待着可舒服了。
  
  可每天无所事事也很无聊,所以他最喜欢揪着小朋友回顾历史。
  
  他的历史,熟悉的人自然见怪不怪。但你还别说,总有不明真相的年轻人还蛮吃这套的,如果一个小朋友刚工作,听上去倒也颇为唬人。
  
  你看,一个看上去已经财务自由的大叔,家中万顷良田的那种,居然春风拂面地给你讲当年的传奇故事,那些主席台上正襟危坐的大佬们,在他嘴里,当年也求他办过事,跟他借过钱。
  
  老张俨然一个业内“老炮儿”,听得小年轻们直咂嘴,哟,原来您是见证历史的人啊。
  
  一边听着哈哈大笑,一边发现那帮大佬也不过如此,真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难免会感受到好像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就在前方,飞黄腾达的入场券已经loading一半儿了。
  
  和老张聊天你不用插嘴,也根本没有插嘴的空间,一切的焦点都在他自己身上。无论他说什么,做什么,无非就是想让你赞叹惊讶,来满足他自己而已。
  
  听到最后你自己自惭形秽,感觉自己很难达到他那样的高度。
  
  心中不停地回荡着一句话:牛X是大师的,而我什么都没有。
  
  问题在于,他的谈话里毫无干货。你听完以后,脑子里塞满了各位大佬的名字,一肚子不知真假的八卦和野史。
  
  刚开始可能还有点兴奋,时间久了,可能就开始感觉不对了:根本没学到什么东西,我并没有实质性的提高嘛。
 

 
  不过老张也的确有他独到的一面:他只负责一个重要客户,因为时间久了,客户上上下下的关系都打通了,加上之前的老人们都还在,所以某种程度公司想拿新业务还得仰仗他那点关系。
  
  要不是那次审核,我也不会见识到老张的大师功夫。
  
  有一次这个重要客户的审核员到我们工厂审核,老张作为销售人员一起陪同参加。
  
  早晨开启动会的时候老张就心不在焉,一群人正在紧张严肃地展示时,这位老兄自己在旁边闭目养神。
  
  过了一会大概休息好了,就掏出手机来不停指指戳戳,我悄悄地歪头一看,人家《王者荣耀》一局都快结束了。
  
  还好他是静音的,总算有点专业精神。
  
  客户来审核的是位大姐,和老张早就认识,不过只是点头之交,并没怎么在意。
  
  中午吃饭时,老张又嚷嚷着要喝酒。先别说客户来的是位大姐,这大中午的,下午还要工作,我心想怎么中午就喝上了。
  
  一桌人无人响应,老张只好悻悻作罢。
 

 
  席间老张大谈和客户李总,王总以及赵总当年的交情,吐沫横飞,那个姿态直让我和其他同事深感羞愧。
  
  因为审核的大姐一直话也不多,面无表情,搞不清楚她什么路数,心里怎么想的,再加上老张演了这么一出,我心里直打鼓,心想今天审核不会通不过了吧。
  
  到时候该怎么和领导解释呢?老张搞砸了一切?
  
  吃完饭继续开会。
  
  中间休息时大姐偶尔说自己肩膀最近特别不舒服。
  
  老张本来在昏昏欲睡,这下来了精神:秦姐,我给你看看。
  
  我跟你说,我业余学过按摩的,我们公司很多人包括总经理都定期找我给他们按的,按完了就舒服了。
  
  说罢也不管秦姐同不同意,接不接受,抓起她的胳膊就开始转了起来。
  
  秦姐面露难色,我是大惊失色,一时吃不准是不是要挺身而出英雄救姐。
  
  不过看着秦姐脸上渐渐舒展了开来。嘴里还不断说着,嗯,嗯,这样是舒服多了。
  
  转完胳膊又开始按肩膀。
  
  这时老张转头看着我们,正色道,你们大家先出去,接下来有点不方便。
  
  我们只好都退出了会议室。待在门口,就听到秦姐在里面不停地啊啊啊地叫。
  
  十分钟后,老张把门打开,只见秦姐脸色红润,面带喜色,明显比上午气色要好多了。
  
  而老张气喘吁吁,虽然已是深秋,额头上汗都出来了。
  
  后面的审核一切顺利。
  
  从此老张在我们心里便坐实了大师的称号,并向着大神奔去。
  
  不用吃惊,也不用感慨都9012年了,怎么还有这套玩法。我们制造业,就是这么的有意思。
 

 
  后来我离开了那家公司,直到前几天,我听说老张被开除了。
  
  原因是他白天上班时间在办公室玩《王者荣耀》,被新上任的总经理看到,总经理大为光火,让他立刻走人。
  
  新官上任三把火,直接烧掉了老张最后的职业生涯。
  
  该怎么评价老张呢?
  
  他确实挺让人讨厌,自己还不自知。以为能指导别人,但思维固化到已经和当下社会有些脱节,该接受指导的其实是他自己。
  
  行业在发展,老张那一套越来越吃不开,后来客户那边的老关系也都没了,他没有与时俱进,一直活在过去,最终葬送了自己。
  
  然而你以为此时我要给你端上一碗鸡汤吗?
  
  并不是,老张有好几套房子,无房贷,还有积蓄,虽然回家了,但是并没有太大的生活压力,依然可以面对别的小朋友继续自己的大师生涯。
  
  反倒是我们自己,要么越来越油腻,暗戳戳地磨洋工,甩锅甩得飞起,成了职场老油条。
  
  要么越来越不能接受新事物,看不惯年轻人,总是嚷着想当年老子如何如何。
  
  老张也是一面镜子,自己可以对照看看,不要也不知不觉活成了他那样一个令人生厌的所谓大师,最后被一脚踢开。
  
  咱们可不像他那样还有好几套房子打底啊。
  
  这世界到处都有老油条,比如我儿子,妥妥的高年班大哥大,据说现在看见一年级的小朋友屡屡产生“看着他们乱跑就想教育一下”的想法,已经成功晋级老油条。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学校要搞小学、初中、高中……因为每三年挫一挫老油条的锐气,让他们明白自己已经恢复降级到最低,有助于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朋友不要自视过高,从头开始。嗯,我真聪明。
责任编辑:xhw020
  • 最新资讯
  • 热门视频
  • 县区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