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   一带一路  旅游  学霸练成记  汉文化  同城活动  

七里沟茶香

2019-04-18
来源:兴汉网
人浏览    评论     
  兴汉网讯(通讯员 巴楠)秦巴三月芳菲盛,又是绿茶飘香时。
  
  清明节前后,是七里沟茶山最绿最妩媚最娇嫩的季节。一场桃花雨刚刚停歇,晨光熹微。我徒步沿着七里沟小路一直爬到山顶,山清气朗、曙色初露,鸟鸣声声里透着轻寒,清新的空气弥漫着野花香和泥土的气息,七里沟那满坡的茶树畅快地吐出了新芽。细嫩的叶芽儿像雏鸟的舌尖伸出来,太阳还没有出山,茶姑们就笑逐颜开走进茶树丛中,身上挂着小竹篮,两手极轻巧地来往于枝头,似招手,似舞蹈,嘴里还哼着采茶歌……看着七里沟的釆茶情景,我陷入长时间的惊喜和激动。
  
茶园
  
  七里沟是一个自然村,距县城4公里,两山夹一沟,清清的山泉水,顺着小河沟唱着歌谣。据说,七里沟沟长达七里,沟出头就是云缭雾绕的青岗坪。早年间,这里是“茶马古道”的支线,途中有店子上、二里垭驿站。背二哥长年川流不息,背着货物沿着七里沟沟底一条幽深的石板路一路攀爬,半天功夫才爬上青岗坪,穿越米仓山进入四川通江县、万源市、巴州等地。解放后,“茶马古道”少了背二哥,七里沟这条石板路便成了镇巴西山区数万民众进入镇巴县城唯一通道,直到镇简公路开通,七里沟驿道才慢慢淡化。
 

 
青岗坪云海
  
  如今,七里沟的石板路已经不存在了,一条水泥路绕山而上,放眼望去,七里沟两边的山上除了绿化树,坡地上都是“芳悦茶业科技有限公司”种植的茶树,好几百亩,街梯一样,层层叠叠。也许是大自然的厚爱和馈赠,为了给地理环境恶劣,条件艰苦居住在两山上的民众一条生路,盛产茶叶,山山有茶,茶以山名,山以茶显。据老人讲,七里沟种茶有几百年的历史,尤以汉中仙毫一枝奇葩“一品香”驰名,具有汤色明亮、香气清和、味道甘醇、提神益智等特点,饮誉大江南北。
  
  沿着小河而上,身边的树嫩芽爬满枝头,或清或浓,清可绝尘,浓可溢远,令人陶醉。崖畔簇拥的映山红,或粉红或紫红,在风中摆头摇曳;彩蝶绕花起舞,时儿双飞双栖,时儿双双徘徊,时儿嬉戏纷飞,时儿短暂停留,又飞向远方。
  
  每一条小路都是茶姑们踩出来的。置身茶园,一股股芳草的清新和淡淡的茶香扑面而来,在一片葱笼之中,绿嫩的芽叶儿争先冒头。一垄垄茶园紧紧相依,与远山相接,层峦叠嶂。驻足凝望,只见山下山上的翠绿中隐约移动的小点,那些小小的点便是采茶人,身上挂着个小竹篮,一芽、两芽、三芽,灵巧的手在茶树上舞蹈一般,轻盈地摘下嫩芽,熟稔地放入小竹篮里。
  
采茶
  
  “摘芽的方法不对,不能用指甲掐断,否则茶叶的根部就会变黑。”见我尝试采茶,身旁的茶姑一边示范一边笑道,“你得用手指握住芽儿横向用力把它拨起。”采茶动作看似简单,其实讲究挺多,要求采茶人眼快手准,选那些叶子小、芽突长、品质好的芽来摘。根据茶叶形状,采茶分为双芽和单芽,两种茶形的采摘方法也不同。眼下正值春茶采摘,一群采茶姑娘迎着薄薄的晨雾,戴着草帽,拎着小竹篮,到云雾缭绕的茶园采茶。
 

 
茶姑们采茶
  
  山上湿气重,加上山下的雾气氤氲,使人双目迷漓。芳悦茶业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周自华告诉我,这山上的天气就是这样,茶树生长在这崇山峻岭、山腰峡谷之中,四季云雾缭绕,空气湿度大,日照短,漫射光多,土层深厚,有机质含量高,所以大多茎干较矮,茸毛发达,叶绿素多,内含的茶素和含氮芳香物质丰富。山为茶骨,雾为茶魂。《大观茶论》说:“植产之地,崖必阳,圃必阴。盖石之性寒,其叶抑以瘠,其味疏以薄,必资阳和以发之;土之性敷,其叶疏以暴,其味强以肆,必资阴荫以节之。阴阳相济,则茶之滋长得其宜。”
  
  十点左右,太阳从雾气中露出了笑脸,迫不及待地把光撒在茶叶片上,郁郁葱葱的茶园越发显得翠绿欲滴,流光溢彩的峰峦竞相叠秀。如果说苍茫朦胧中的青岗坪是小家碧玉蒙上面纱的青涩,而阳光下却是大家闺秀的恬静与优雅。
  
制茶
  
  傍晚,落日的余晖透过树梢斜射过来,满身光晕的采茶姑娘三三两两从茶园小道款款走出来,形成一幅妙不可言的山乡风情画。她们陆续来到“芳悦一品香茶叶专业合作社”鲜茶收购点,把一天采摘的茶叶交给李茂芳,高高兴兴拿着钞票走了。李茂芳将收购的茶叶倒在圆簸箕上,用手轻轻匀开晾着,剩下的就是等着制茶了。
  
  制茶是一份辛苦活,摊青、杀青、理条、做型、提毫、烘干、精选,一道道程序,精密细致,是对制茶人体力与耐力的考验。“茶工作于惊蛰,尤以得天时为急。轻寒,英华渐长;条达而不迫,茶工从容致力,故其色味两全。若或对郁燠,芽甲奋暴,促工暴力随稿,晷刻所迫,有蒸而未及压,压而未及研,研而未及制,茶黄留积,其色味所失已半。故焙人得茶天为庆。”
 

 
李茂芳把收购的茶叶倒在圆簸箕上,用手轻轻匀开晾着
  
  制茶车间简朴雅致,有如乡居。周自华谈起制茶如数家珍。他打开了电炒锅的电源开关,过了一会儿又用手探了探锅体的热度,“制茶中的不同环节有不同的温度要求,杀青的时候要达到200摄氏度的温度。”不管是烧柴的土灶炒茶,还是用电的电锅炒茶,高温都是对炒茶人的巨大考验,不到半小时,衣服就被汗水浸得湿透了,周自华布满老茧的一双手掌上还闪着鲜茶叶的色泽呢。
 

 
周自华制茶前摊青
  
品茶
  
  在“芳悦一品香茶叶专业合作社”的茶室里外面,摆着茶具,我坐在老式茶桌前,把盏一杯“一品香”香茗,任丝丝幽香冲淡浮尘,沉淀思绪,体会人生。可谓怡然自得,颇有郑板桥品茶邀“一片青山入座”的意趣。听壶中松声渐起,青山竹影入心。
  
  《茶经》云:“啜苦咽甘,茶也。”苦是茶的真味,也是生命的真味,好茶总是先涩后香,人生总是甘苦交叠,关键要一一尝过,细细品味,时时咀嚼,慢慢感悟,有时最苦涩时正是芳香将至……静神观看杯中那沉浮的茶叶,在杯中上下翻腾,茶色由浅变深、飘出淡淡清香,深吸沁人肺腑。啜一口,细细的品味着茶味的苦涩甘甜,体悟着、起伏,荣辱,品味着人世的苦乐、炎凉。
  
  人们常说:“茶如人生,第一道茶苦如生命,第二道茶香如爱情,第三道茶淡如清风”。一杯清茶,三味一生,人的一生宛若一片茶叶,或早或晚要溶入这纷纭变化的大千世界。在人生这个大舞台上,人们只会关注那些主角,不会去刻意地留心那些配角,就像品茶人很少在意杯中的每一片茶叶一样。人生如茶,多一片或浓,少一片或淡,无论是浓烈或者清淡,都要去细细的品味,苦乐都是滋味。
 

 
品茶
  
  一片茶叶,看起来是那样细小、纤弱,那样的无足轻重,却又是那样的妙不可言。茶之内功,无喧嚣之形,无激扬之态,一盏浅注,清气馥郁。品茶所品味到的感受,是那一杯清茶中淡淡的滋味。浅尝苦涩,回味甘甜!
  
圆梦
  
  “一片叶子成就一个产业,一片叶子致富一方百姓”这是2003年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同志在浙江省安吉县龙溪乡考察时对茶产业富民增收的肯定。
  
  李茂芳当时就在浙江打工,她记住了这句话。于是,她有了一个做茶企的梦想。回到家乡,面对家乡的四面环山,交通闭塞,在依山势开出的耕地上,村民种出的玉米、土豆等常常只够口粮。除了山下河坝边上的几亩水田,其余的土地都是坡地,零星一点茶叶外,并没有形成有效产业,经济基础十分薄弱。
  
  周自华和李茂芳这对年轻的夫妻跳出惯性思维,把目光聚焦到七里沟的山上,注册了“汉中市芳悦茶业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了“芳悦一品香”茶叶专业合作社,看似平凡而又普通的一对年轻人,他们却有着不同的追求,不同的奋斗,演绎着出不同的人生。正是用他们不懈的努力,谱写着新一代农民最壮丽的诗篇。
  
  “说心里话,我是带着爱去做茶叶的,我最终的目标就是让七里沟的父老乡亲都能够尝到茶叶甜头、让贫困户依靠茶叶产业富起来!”我理解李茂芳说的这个“爱”字背后的深义,也慢慢地了解了他们做茶叶背后那段艰苦拼搏、不为人知的创业经历,为自己赚来的第一桶金。脱贫攻坚战役打响后,为更好的带动贫困户一起发展茶产业,合作社按照“三变”改革、采取“公司+合作社+基地+贫困户”的经营模式,发动贫困户以土地入股分红,现在,合作社已建成有机茶园300亩,茶叶粗加工厂1个,带动全村36户贫困户致富,实现贫困户户均增收500O元以上。合作社有固定贫困户工人8人,在采摘期间,茶场用工最多时100余人。他们在茶场打工,离家近,可以照顾老人孩子,一个月还能赚2000多元钱。
  
  如今,七里沟的小茶叶长成了大产业,小茶叶成就了大民生,小茶叶做出了大文章,小茶叶树起了大形象。是李茂芳为七里沟茶叶树起了一面旗子,为贫困户脱贫奔康插上了腾飞的翅膀,也为自己圆做茶企的梦。
  
  “茶实嘉木英,其香乃天育。”我明白了为什么七里沟没有整齐划一的茶带,全都是因地就势的天然茶园。上有草,下有木,人在草木间,古老又年轻的“茶”字已被七里沟人领悟——其实,茶真正的味道蕴藏在拥有最美的山水草木之中,人与草木相依,同大自然和谐共生,才能孕育出最浓郁隽永的茶香!
  
  七里沟的茶香。
责任编辑:xhw020
  • 最新资讯
  • 热门视频
  • 县区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