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   一带一路  旅游  学霸练成记  汉文化  同城活动  

风雨沧桑话黄埔 ——抗战时期汉中的中央军校第一分校

2020-04-21
来源:兴汉网
人浏览    评论     

(李振峰)一所学校,横空出世,名扬天下,家喻户晓;一所学校,人才辈出,舍生忘死,卫国护邦;一所学校,驻汉八年,英才两万,勇赴国殇!这所学校就是——抗战时期驻汉中的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一分校。这个分校,使古城汉中在黄埔校史尤其是中国抗日战争历史上留下了光辉灿烂的一笔。

 

 

国共合作 建校黄埔岛

在第一次国共合作中,孙中山1924年1月24日决定成立"陆军军官学校筹备委员会",确定广州东郊黄埔岛上原广东军校为校址。共产党人为学校成立做了许多工作。如何叔衡在湖南、毛泽东在上海负责考生相关事宜。5月3日,孙中山任命蒋介石为陆军军官学校校长。5月9日,任命廖仲恺为党代表。6月16日,黄埔军校开学典礼,孙中山亲临致辞说:"我们现在开办这个学校,就是效仿俄国。""开办这个军官学校独一无二的希望,就是创造革命军,来挽救中国的危亡。"黄埔军校由军校总理孙中山、校长蒋介石、校党代表廖仲恺组成校本部。戴季陶、邵元冲、周恩来、汪精卫、包惠僧、邵力子、熊雄等先后担任政治部主任,聂荣臻任政治部秘书,肖楚女,恽代英等任政治教官。教授部主任王柏龄、副主任叶剑英,训练部主任李济深、副主任邓演达。苏联专家鲍罗廷,加伦等被聘为顾问。

 

蒋纬国先生给张文德(字仁山)书信

1927年4月,国民党在军校"反共清党"时指出:"本校特别党部及各级党部,前被共产党捣乱分子操纵把持,忠实同志多被排斥,本党主义黯然无光。"黄埔军校各级组织都有共产党员并发挥了骨干作用,蒋先云、杨其纲、熊雄、李之龙、严凤仪、陈赓、许继慎、周逸群、恽代英、王一飞等担任有关负责人。当时国共著名人物如谭延闿、张静江、毛泽东、刘少奇、邓中夏、苏兆征等,都曾到校讲演。1937年10月25日,毛泽东在《和英国记者贝特兰的谈话》中指出:大革命时期"军队有一种新气象,官兵之间和军民之间大体上是团结的,奋勇争先的革命精神充满了军队。那时军队设立了党代表和政治部,这种制度是中国历史上没有的,靠了这种制度使军队一新其面目。一九二七年以后的红军以至今日的八路军,是继承了这种制度而加以发展的。"从1924年到1927年,黄埔军校共招收六期学生1.2万人,两次广州平叛、两次东征,尤其是北伐战争,以共产党员和黄埔学生为骨干的叶挺独立团赢得"铁军"称号。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取得空前胜利,黄埔声威响彻中外。

 

1926年3月,军校改称中央军事政治学校。1928年3月,在南京成立"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简称中央军校),黄埔岛上军校为预科。1930年9月,广州黄埔军校停办。1925年至1937年,黄埔军校先后开办潮州、武汉、长沙、广东、南宁、洛阳分校。

中国共产党以祖国统一、民族振兴为己任,历来重视黄埔学员的贡献和作用。1941年10月延安黄埔同学会成立,选举徐向前、肖克、林彪、左权、陈赓、罗瑞卿、陶铸等15人为理事。1984年6月全国黄埔同学会成立,徐向前元帅为会长。1988年2月陕西省黄埔同学会成立。1988年11月汉中黄埔同学会成立。各级黄埔同学会为和平统一和民族团结发挥了积极作用。

 

国难深危 洛阳到汉中

1937年日本鬼子挑起七七事变,中华民族处于生死存亡关头,国共两党再度合作共同抗日救国。抗战期间,中央军校先后开办了九所分校,共培训20多万军人走上战场,为国家为民族献出了青春和热血!汉中一分校的前身是河南洛阳西工的中央军校洛阳分校。洛阳"西工"又叫"西工地",1914年袁世凯在洛阳西关占地5千亩建了兵营,1920年吴佩孚扩至万亩地、1.2万间房设兵营。1932年1月28日晚,日军突然进攻上海(史称一二八事变)。当夜国民党中央决定迁都洛阳,29日南京各部门迁入洛阳(当年12月1日返南京)。3月5日国民党成立军事委员会,定洛阳为战时首都,西安为陪都。3月18日蒋介石在西工就任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委员长"的称谓始于此)。5月决定在西工开办中央军校洛阳分校,祝绍周任主任。 

1933年10月10日蒋介石主持开学典礼。1936年10月29日,蒋介石"避寿"为名入住洛阳分校,蒋为洛阳分校题词"报国效命之谓忠,尽瘁民族之谓孝。"蒋住一月后到西安,西安事变后12月25日,蒋乘飞机到洛阳西工,洛阳分校师生列队迎接。蒋介石走出机门时,祝绍周带头高呼口号:"蒋委员长万岁!"当张学良走出机门时,祝高呼:"打倒张学良!"蒋摆手示意制止。到1937年洛阳分校共毕业9千多人。还为韩国培训军官415名,后成为韩国义勇队和光复军的骨干。

 

第一分校校部遗址1937年七七事变后,蒋介石决定洛阳分校西迁汉中,改名为中央军校第一分校。当年11月第一分校师生2千多人迁到汉中,校本部先后设在原镇台衙门(今汉中歌剧团)、南郑圣水寺,相关部门及学员队分驻北教场(今万邦广场)、古汉台、圣水寺周边和武乡镇的桑园坝、毛寨等一带祠庙。一分校选定石堰寺村为校址,当局征调民工数千人修建了公路和宿舍、教室、礼堂、操场、小学、幼儿园等,1939年竣工入住。当时军校招生一是部队素质好的士兵,二是从各省招的学生,汉中先后报考军校500多人。各分校校长是蒋介石,另设主任负实际责任,由军校本部统一编制学生规模、期次,学制一到三年不等。汉中一分校从1937年11月15日至1944年12月25日,毕业学员四期(十四、十六、十七、十八期9个总队)8210人,培训12246人,一共毕业2万多人。当年学员到汉中一分校来,其路途很是不易。军校学员洛阳到西安火车走了5天,再往汉中步行7、8天。14期学员王景文回忆:"从西安往汉中途中几次露宿,雪花飘满被子,天不亮出发,走到晚上累得吃干粮的劲都没有了。"18期学员恒治邦说:"1941年6月我18岁,从青海西宁17名学生步行43天,大家双脚磨烂、 血脓不止,疼痛难忍、非常艰难,但有一腔对祖国的热爱和对侵略者的仇恨,这些皮肉之苦便不再话下了。"16期吴淦、杨威等11名学员回忆:"500人从成都步行8天,双脚磨破,腰酸腿痛,如无挽救民族危亡的决心,是很难做到的"。

 

 

蒋介石防空洞主室

千锤百练 磨砺出精兵

严字当头,慈不掌兵,是黄埔军校一大特点。军事课程有:战术、兵器、地形、筑城、交通、军制等,还有带兵操典、射击教学、夜间条令、陆军礼节、内务规则等。基本教练:从单兵立正、稍息、转法、持枪到班排连营训练。战斗教练:从单兵战斗到班排连营的攻防、追退、遭遇战等。野外训练:单兵侦查、暗哨、班排连营行军、驻军勤务等。生活物资由汉中供给,抗战时艰,只能勉强温饱。18期王耀东回忆:"汉中物产本富,但当时驻军奇多供应量大,生活条件自然很差。"军校管理严格,不准喝酒,不准吸烟,不准喝茶。学员邱思达、王景文等回忆:"训练生活均有制式要求,不准稍有违反,否则罚站、罚跑步等,重则关禁闭。每天训练十二小时以上,使人筋疲力尽,许多学员晕倒过。星期天打扫卫生或进山打柴,往返二十里每人50斤。军校艰苦,常人难以想象;生活简陋,学员终生不忘。没有人叫苦叫累,没有人当逃兵,大家始终激情澎湃,干劲不变。"16期学员程群锁回忆说:"圣水寺一株汉桂,苍老而青翠,遮荫百尺,历经千载,风姿依然,金秋时节香溢十里。十一总队千名同学在这块宝地上千锤百炼。佛堂是课堂,竹凳图板当桌椅,一日三餐糙米饭和菜汤,艰难困苦磨意志、酷暑严寒练体格。各位长官无论严寒酷暑,头戴钢盔全副武装,边讲边示范,对射击、隐蔽、移动、掩护等都要求先发制敌。我分派到太行山与日寇血战五载,大小战役数十次,终能克敌制胜。同学王成希、曹家和等率部与敌肉搏拼杀壮烈牺牲,时年才二十岁,壮哉!壮哉!"17期黎明、彭承祜写道:"起床到早操十分钟,穿衣打绑腿、入厕洗漱整内务等,刚入校集合常有人裤子边跑边系,常受长官训斥,时挨老拳。一次到城固西北联大背运双层铁床,天不亮开饭步行50里到城固拿到铁床已天黑,干粮中午吃了,又饥又饿背上铁床返回,次日天明才到武乡镇。"18期河南学员马铁珊说:"我16岁从宝鸡步行7天到军校,第一天剃光头后就在河滩上练匍匐前进,直到头晕眼花,恶心欲吐。"一分校多次步行拉练,在勉县、宁强、西乡、城固、石泉等地进行实战演练。

 

重视政治教育,培养爱国勇士,也是黄埔军校的一贯传统。翻阅资料、观看老旧照片和老兵回忆文章,目之所及,令人肃然!黄埔分校大门有一副对联:"升官发财另走别路,贪生怕死莫入此门"。18期学员杨正元1989年回忆颇能代表:"1938年我到校门口看到这幅对联,半个世纪记忆犹新。五十多年出生入死、风雨坎坷,我始终以这幅对联为座右铭,不负黄埔军校教导,不愧为黄埔军人。"汉中一分校重视教育,以明确方向、坚定信念、注重修为、教化精神、培养气节。进校先讲黄埔校史、校训等,每天唱黄埔校歌、升国旗、集体朗诵总理遗嘱、"军人读训",晚点名唱校歌后高呼口号。校园竖立醒目的大标语:"不要钱、不要命、爱国家、爱百姓"、"发扬黄埔精神,振兴中华民族"等,墙壁上也写满了抗日救国自强自励的标语。汉中一分校学生也有共产党员。陈光舜先生是16期学员,陈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9年春考入一分校,毕业到西北军38军参加娘子关、中条山等对日作战。1945年组织安排回解放军,参加上党、豫北、豫西战役等,1982年离休(军职),1998年当选为陕西黄埔同学会会长。18期学员李守纯是38军排长,是范明同志负责的共产党军工委决定到黄埔学习的,一批50人其中24人是共产党员。许多老兵晚年回忆都说:"在一分校熬过了艰苦训练,完成了从老百姓到黄埔军人的过渡。锻炼了一个好身体,学到了杀敌卫国的本领。""回思往事,犹喜盈于怀"。许多学员对石堰寺也赞美有加,18期王振图写到:"母校背靠天台,泉水叮咚,苍松翠柏,金柿遍野,山花烂漫,景色宜人。南望汉中盆地,沃野千里,金稻满目。"

 

 

故人轶事 聚散皆是缘

一分校汉中八个年头,李宗仁、于右任、白崇禧、陈继承、鹿仲麟等国民党高官分别到校视察或主持活动。蒋介石两次到汉中。1944年5月7日,蒋介石乘飞机到汉中主持第18期学员毕业典礼,住在石堰寺一分校。5月8日,到汉中丁家营青年军206师检阅官兵。蒋还观看了一分校山地兵团演习。官兵全副武装以铁抓钩甩向山头挂牢大石头或树干, 迅速攀上悬崖,上到山头即向敌冲锋。还有飞跃山涧,山地步兵以枪榴弹发射牵引绳,在两个山头间架起绳缆,军人挂在绳上滑行并持枪射击……。 

1945年9月28日,蒋介石第二次到汉中,陪同有美国史迪威、魏德迈和白崇禧、贺耀祖、罗卓英(时任青年军总监部部长)、蒋经国(时任青年军政治部主任)等,到机场迎接的有汉中行营主任李宗仁、陕西省主席祝绍周、206师师长方先觉(衡阳47天保卫战的第10军中将军长)、汉中专员章履和(原汉中一分校少将副主任)等,蒋下榻石堰寺官邸。在汉期间,检阅了驻石堰寺原一分校的206师(1945年军校并入新疆九分校,校区移交206师。蒋纬国时任206师616团2营营长)官兵,接见汉中官员、驻军团以上军官。

汉中一分校先后三位主任,经历结局让人唏嘘感叹。

 

 

祝绍周题梅园石碑 祝绍周(1893-1976),生于绍兴农家,保定军校毕业,1932年任第5军参谋长,一二八淞沪会战中协助张治中军长指挥与日寇血战,行前立遗嘱,让儿子为国报仇。1933年任洛阳分校主任后一分校主任,1939年任鄂陕甘边警备司令,1944年任陕西省主席,1948年任京沪杭警备司令部副总司令,1949年去台湾,为"光复大陆设计委员会"委员,1976年3月病逝台北。祝绍周为第十四期同学录作序写:"国家兴亡,民族存灭,关系在此一战。"要求学员"自强不息,奋斗到底,以一己之生命,换取民族之生存"。祝生活简朴,爱好翰墨,工于画梅。1943年以禁烟为名,冤杀汉中先贤、我国农垦先驱、国民政府农林部黎坪垦务局局长安汉先生,引起人民群众愤慨。

1947年10月7日,奉胡宗南之命杀害民主人士杜斌丞。杜是教育家、社会活动家。杜死之后,毛泽东为其题词:"为人民而死,虽死犹荣"。钟彬(1900-1950),广东兴宁人,黄埔一期,参加东征、北伐和一二八淞沪作战。任少将旅长在江西围剿红军,1935年春获悉并上报瞿秋白三百红军从上杭突围情报,红军突围失败瞿秋白被俘。1937年任中央军校总队长,1938年任88师中将师长在河南与日寇激战,1939年4月任一分校主任。1942年1月任71军军长,在怒江抗击日寇。1944年6月率部参加远征军,在松山、龙陵与日寇血战,国民政府授予青天白日勋章。1949年任第十四兵团司令官,同年11月22日在四川彭水被解放军俘虏,1950年关押期间去世。钟彬抗击日寇坚决,治军治校严谨,告诫学员:"人民痛苦,水深火热,国家存亡,危在旦夕,务求歼灭倭寇,还我河山"。勉励学员"坚韧自立,勿怠勿忽!闻鸡起舞,击楫中流,消灭倭寇,复兴民族!"

 

刘仲荻(1906-1960),江西龙南人,1924年东征有功任连长。北伐战斗中腿部受枪伤仍把受重伤的副师长李明扬背出10里路脱险,即升任营长。1928年至1930年考取公费留学日本军校。1935年任13军参谋长(军长汤恩伯)在绥远与日寇激战。1936年3月,任委员长侍从室第二组少将组长。1936年至1939年蒋介石派其到意大利陆军大学专学"山地步兵"战术。刘勤奋好学,精通英、俄、日、德、意等多国语言。1941年任七分校(西安)总队长,任我国第一个美械特种部队"山地步兵总队"总队长,在山西与日寇作战。

1942年2月任一分校中将主任。刘仲荻重视学员综合素质,以意大利军校"内务规则"为日常行为规则。1942年从云、贵接新兵创办校属山地兵教导团。1944年夏,刘率山地步兵师参加豫湘桂会战。1946年任台湾师管区司令,1956年任台湾总统府战略顾问,1960年台北病逝。刘仲荻善于治军练兵,是国民党军队中文武兼备的名将。他号召学员"应须以必死之决心,冒死犯难,勇往迈进,收复已失河山,保全祖宗遗产,为民族谋出路,为子孙求幸福。""养成大国强国国民之风度,不为外人所轻视。"刘仲荻还写有《敢死英雄赞》、《狄庐诗稿》、《中日抗战胜利的因素》、《以寡敌众战法之研究》、《战争哲学》、《军事战略概论》等著作。《敢死英雄赞》节录如下:"时当一九三八年......。池师求援二七师, 师长一诺不稍迟。七连连长王范堂,深心早已细掂量。全连捐躯剩五七, 战术战法更要张。扬长避短方为贵, 必须组成敢死队。健儿大刀骋其长, 夜袭直入寇阵内。......范堂此时是天神, 摸营得手杀声腾。队员虽然有伤损, 数百鬼子已丧生。矶谷师团忙溃逃,中华勇士立功劳。所憾此役有除乘, 五七仅余十三人。范堂幸存人景仰,杀敌又有后来人"。

刘仲荻主任一定想不到,他所歌颂的"七连连长王范堂",解放后转业汉中。一个是黄埔教官,一个是黄埔学员;一个从汉中走上战场去了台湾,一个从国军到解放军来了汉中,二位的黄埔渊源和汉中情缘,均伴随了终生。

 

 

山顶操场

 

浴血奋战 尽忠保国家

据一分校史料记载,汉中七年共培养出两万多名排长、连长,抗日战场上一万多学员英勇牺牲,其壮举真可谓"轻生死重大义男儿本色,为国家洒热血民族魂魄"。抗战之艰难,日本鬼子对中国人民的杀戮、抗日战争的惨烈、中国军人的英勇牺牲,都是今天的人们难以想象的。陕西黄埔同学会理事、一分校16期田秋轩说:"黄埔同学训练有素,对日作战战果辉煌。同学孟宪文任连长,在马头寨战役中与日军一个连队血战三昼夜,把日军全部消灭,孟当即升任营长。鄂西会战中,我30军在泄马河歼灭日军一个联队。敌军尸体怀揣铜佛像,我军牺牲黄埔同学怀存黄埔军校校徽,鼓舞的力量是黄埔精神。我们为牺牲同学开追悼会无不高呼:'发扬黄埔精神、抗战必胜'"。16期汉中籍学员李冠唐毕业任85师参谋,1944年5月在洛阳龙门与日寇激战,李老说:"伊河两侧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到第二天下半夜,打退日军十多次进攻,日本鬼子死伤4千余人。"16期学员有任国富、任国全两兄弟,任国全晚年回忆:"胞兄任国富分到35师(师长孔从周)任连长,多次与日寇交锋受到嘉奖。卢氏战役中胞兄带队向日军猛攻,在冲锋中壮烈牺牲。此役胞兄一批16名黄埔毕业生有15名为国捐躯。"还有父子毕业于一所分校共同抗倭的动人事迹。18期刘泽沛说:"我父亲刘近民毕业于洛阳分校,台儿庄大战胸部重伤昏迷三天。我考入一分校,父亲鼓励我掌握本领抗击倭寇。我哥刘泽澜后也参军,父子三人抗日作战直到胜利。"

 

蒋介石防空洞内手摇发电机

18期周雨舟毕业后任炮兵营排长在洛阳坚守48天,一次战斗他连发数弹击毁敌6辆坦克。他说:"一排长陆振德被打穿腹部,肠子流出仍手持机枪顽强作战。1945年我任123师368团机枪二连连长,7月21日腿部受伤坚持战斗,机枪手李纪德牺牲,我接过机枪狠狠向敌还击。"16期冯殿堂派到53军,他说:"1943年从湘西调云南参加远征军,我任军直输送团连长,输送补给全靠人背马驮。1944春翻越高黎贡山不少战友被冻死,下山就向日寇发起攻击,我同期好友刘知修连长率敢死队猛攻中阵亡,仅23岁。"冯老先生是幸运的,他说两件事最自豪,一是当黄埔军人打日寇,二是随53军进入越南接受日寇投降,留下了一生扬眉吐气的回忆。一分校14期米智任连长参加远征军,作战失利经野人山向印度转移,"大雨滂沱,粮尽无补,靠野菜、芭蕉根充饥,衣服整天湿淋淋的,日复一日竟达三个月之久,战友死尸沿途可见。我的连只有三十人活着到达印度。""经过整训顺来路返回前方,山高、路险、林茂、多雨,坐地休息时旱蚂蝗蜂拥而至,人人都被咬得遍体鳞伤。几乎爬行了七天,终于到达他加堡。""经过几个月准备,我军士气旺盛,武器精良,力克强敌坂垣师团,大军势如破竹攻克腊戍,为最终击败日寇奠定了基础。"

 

原一分校校门汉中两位黄埔军人的事迹也是感人至深。张文德先生毕业于黄埔九期 ,抗日作战多次受伤,右眼因伤失明。1938年6月张任78师连长,在河南杞县大王庄与日寇拼杀,全连只余50余人,张腿部中弹仍坚持指挥。1949年12月任团长在四川德阳起义,1950年在西南军区军官学校学习,因觉悟高、表现好,在学校大会上受到贺龙同志(时任西南军政委员会副主任)的点名表扬。他是造诣颇深的著名书法家,把《石门颂》、《石门铭》两体汉碑融而为一,编写书法著作多本,培养书法学员千余人。张先生当年任驻汉中青年军206师616团副团长,蒋纬国任该团营长,两人交往甚好。张先生接受《人民日报·海外版》、《香港文汇报》、《陕西政协报》等采访,倾谈与蒋的相处之情,还托人给蒋带去信函和书法字帖等。1993年元月蒋给张来信写到:"近闻大陆于革新声中,推动有中国特色之社会,诚如一大福音,必以为全体中国人共所乐行。而此间日益嚣张之台独气焰,亦可自然消弥无形。如此我中国人在国际社会重显尊容也。"蒋张二位先生当年并肩抗日、老年共盼统一,体现出浓厚的家国情怀。1952年转业汉中任褒城县文化馆副馆长的王范堂先生,便是当年刘仲荻主任赞颂的"七连连长"、享誉全国的台儿庄敢死队队长。20多年前,著名作家王蓬先生满含激情写了"台儿庄敢死队队长沉浮录"的文章,真切详实地讲述了王范堂的英雄事迹和高尚人品,广大群众知道了这位默默无闻的民族英雄!《人民日报》、《人民政协报》等媒体也对王范堂的壮举作了报道。1987年5月9日王先生逝世,汉中地区领导和各界人士隆重悼念。

 

1938年亲到台儿庄报道战事的著名记者陆诒先生在1987年7月18日《团结报》发表长文《沉痛悼念王范堂同志》,介绍其英勇作战的经历,推崇其浓烈的爱国精神,文章结束语:"战功卓越,永垂千古!"黄埔武汉分校毕业的王范堂,是一位充满激越悲壮人生的传奇军人。他18岁从军,参加过蒋冯阎中原大战,参加过董振堂、赵博生宁都暴动。抗战爆发立志报国,在卢沟桥战斗、娘子关战役、武汉保卫战、中原运动战、石牌要塞保卫战等著名大战中英勇作战,1949年底,在四川成都已是少将副师长的王范堂积极配合谢锡昌师长,率领7千官兵光荣起义。抗战八年、血战八年,出生入死、屡建奇功。1938年3月,王范堂和胞弟王槐(30师战士)都参加了台儿庄大战,王槐在庄内东门保卫战中牺牲。王范堂时任27师158团3营7连连长,在阵地大部丢失的紧要关头,奉命率130多名官兵进庄防守西北阵地,血战4天后,打死敌人200多名,全连仅存57人。日军炮火猛烈,我方阵地所剩无几,战场情势十分危急!王范堂决心舍命一搏!他组织敢死队夜晚出击,出发时他郑重宣布:"敢死队就是拼命杀敌,夺回阵地,以死报国。"大家随王范堂宣誓:"此行不成功便成仁,如不取胜誓不生还。"经过半夜厮杀,给日寇重大杀伤夺回阵地,为整个战役胜利作出了重大贡献。57名勇士生还13人,都是伤痕累累、军衣褴褛、血人一般……。

 

台儿庄战役敢死队队长王范堂(晚年定居汉中)带队出发前 

天台寻踪 走进石堰寺

石堰寺村在市区以北20公里,是天台国家森林公园的一个景区。天台山一峰独秀,众山头群星伴月,三面峰岭逶迤连绵,往南逐渐敞亮延展至汉中盆地。刘邦、萧何驻汉中时开凿石堰,灌溉田地惠兹百姓,后人纪念先贤崇祖敬佛,唐时修建石堰寺。此处背靠天台主峰,东沟西沟二水交汇,地势险要幽静,当年军校校部设此。原石堰寺院现为黄埔山庄(农家乐),依山就势整体格局未变,上院北侧和东西头有房屋十余间,小院有树有花,台阶下约一千平米院子,这是当年为蒋介石准备的行宫"梅园",上下台阶处还有祝绍周书写镌刻"梅园"二字的石条一方。梅园西侧是约30亩的上下两级大院,可明显看到多处房屋旧基,最大一处据说是校部办公楼。此房后10米远山坡有专为蒋介石修建的西进东出的防空洞,洞口钢板门高1.8米、宽1米、厚3公分,洞内钢筋混凝土白灰粉刷,西口进去是1.2米宽、2米高、8米长逐渐低下的通道,顶头有一部锈蚀斑驳的手摇发电机,东进主室约7平米,往东南拐约25米出洞,防空洞总长约40米,主体距地表约8米。校部以南两公里范围是原军校校区,现在是汉中疗养院(1955年迁入)的办公区、医院、病区等,还有田地和零星农家。笔者在疗养院代春保同志引导下,在病区看了操场检阅台旧址、砖柱土糊基的学员宿舍(已是危房)、东边土山砖砌防空洞(可容上百人)。估计当年校区范围,最低也在千亩以上。

 

作者走访当地老人 我两次与住石堰寺公路东侧的赵文玉交谈,赵老85岁,当过会计、大队长,身体硬朗,思维清晰。我说赵老身体好,他说从小穷、下力早、经摔打,现在社会好,对农民关心,不干活光领钱,没有啥不高兴的事。说到蒋介石来军校,赵老说:"我只知道一次,大概是1944年春夏之交,前几天就有军人到农民家来检查打招呼,大长官来时不准出家门。派军人在跟前每户住了六七天,农民担水挖菜都要跟上看住。王左明不许军人拔他家地里的萝卜,被军人用枪托打倒在地不敢说话了。"赵老说:"军校不准学员和老百姓接触,学员砍柴背回去烧,买菜都付钱。1945年军校停办后驻军纪律差,老百姓背菜背柴过路,拦住叫把菜柴放下,不给付钱光叫走人。"赵老还说:"军校那几年很热闹,早晚吃饭都吹号、唱歌,常听到枪炮声。我多次看到军人拿着枪在西边山坡上跑,还在两山之间拉的绳子,人从绳索上滑来滑去。"石堰寺西边一山叫双坪寨,高约700米,山顶上有原军校操场。立冬那天,我和小肖(武乡派出所民警)从南坡上山,满山松林没有住户,山上杂草丛生、枝叶满地,我们几次寻找道路。途中多处可看出原开凿道路的痕迹,有的宽至两米,有的石块砌垫。估计有三公里路,我出了几身大汗步行90分钟后上到山顶。赫然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巨大石条砌成的石门,入内可见东西两百余米长、南北宽40至60米不等的平地,总面积约5千平米,如今长满了生机勃勃的松树和顽强的杂草,北边陡坡至沟底约300米,是当年山地训练的主要场地。

 

作者实地走访

下午,斜阳西下,碧空如洗,山风徐徐,松涛阵阵。在山顶操场眺望石堰寺,只见公路平宽如带伸向汉中盆地,田畴如织,白墙青瓦的民居团簇如花,炊烟袅袅,犬吠牛叫,一派田园风光!静极生思,心绪驰骋,突然仿佛耳边响起了"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的歌声,眼前浮现了陋衣草履的年青军人穿越历史风云而来,持枪健步如飞、翻山越岭……。望着满目翠绿的漫山遍野,还有走过的密林、陡坡、小路,我想起《左传》名言:"筚路蓝缕,以启山林。"四顾苍茫,回想悲壮,青山有意留忠魂,碧草无言对夕阳。往事并非如烟,岁月确实如歌!抗日战争,是国人心中永不磨灭的印记,是中华民族最惨痛、最危急、最深重的劫难,是中华儿女惊天地、泣鬼神的伟大壮举!也是世间最悲壮的巨大代价的胜利!黄埔军校一分校的石堰寺,遍地故事,满山荣光!青山不老,精神永存!

 

 

作者探访山顶操场

 

【作者档案】李振峰:大学文化,汉中市公安局退休干部,喜好文史,退休后撰写文章70多篇,在中省市媒体发表80多篇(次),其中省级报纸刊发专版20多次。

责任编辑:xhw021

上一篇:《汉中民俗》——迎春花鼓

下一篇:没有了

  • 最新资讯
  • 热门视频
  • 县区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