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   一带一路  旅游  学霸练成记  汉文化  同城活动  

江西巡抚李文敏

2021-08-04
来源:兴汉网
人浏览    评论     

李文敏故居

(文/李振峰)清代西乡县察院街上有一户李姓人家,明成化年间由西安府三原县李家桥迁来,勤劳创业、俭朴度日,耕读传家、儒而不士,渐为殷实之家和当地望族。乾隆时期,李家五世祖呈兰公因高寿(享年96岁)且品行端正,赴京参加了皇宫“千叟宴”,逝世后朝廷追封为八品寿官并赐《鹤侣松朋》匾额,此为李家世代荣耀。嘉庆二十二年(1817)李家十三祖清禧公的三儿子出生,起名李文敏,字少頫、号捷峰(本文称捷峰公)。谁也想不到,三十四年后捷峰公考中进士走上仕途,成为晚清汉中府从政人士中品职最高、影响最大的封疆大吏——江西巡抚。时至今日,西乡县城许多人还保留着对李文敏的尊称——李大人。

李家虽为平民,但一贯尊崇孔孟、注重教育,童年捷峰公的夜晚,母亲陈氏纺线织布,他在灯下或读或写,这是李氏家谱记载的场景。捷峰公后来在家谱中写道:“文敏万不敢仰希前哲,顾念余族西迁以来,家世清贫……”十五岁时母亲去世,他“颜色寝食动循古制,人叹其有至性”(墓志铭),他的勤奋好学和优良品行在县城广受赞许,“县令许渐菴命入署读书,视如子弟”(墓志铭)。后入《关中书院》学习,道光丙午(1846)乡试中举人,之后任城固《乐城书院》山长。咸丰壬子(1852)考中进士,授礼部主事,他勤勉公事,颇受上司器重。1857年派赴沈阳参与建修皇家北陵工程事务,期间沙俄入侵东北,又奉命参加山海关防营襄办文案、后又奉旨承办汉南团练。“公在京素著勤劳,辅主事升员外郎再升郎中掌祠祭司印”(墓志铭)。由于他为人稳重,朝中无瓜葛背景,加上工作负责,公事勤勉,能力较强,与同事相处融洽,从此得到朝廷信任。当时的大清王国内忧外患不断加剧,皇权统治风雨飘摇,31岁的咸丰皇帝于1861年亡于承德避暑山庄,后顾命八大臣被杀,“两宫太后”掌权,决定为咸丰帝和亡故十余年的孝德显皇后同办丧事,合葬于定陵。捷峰公奉命具体操办丧仪诸事,他谋划周详,尽心尽力,办得庄重稳妥得体,同僚为其请功“丧仪悉经考订,同事推其精覈録功”(墓志铭),朝廷下旨著以道员,加三品衔赏戴花翎。1866年,他出任安徽风阳知府。当时太平天国虽被扑灭,但两江安徽遍地满目疮痕,百姓十分艰难,“公下车以抚字为主”“众皆欢躍”,两江总督曾国藩“尤所深许”(墓志铭)并将他收为门生。1868年调任直隶天津府知府,调任直隶总督的曾国藩对他信任有加,疑难事情和大要案件常交由他负责办理,他的才能和政绩得到曾公和朝廷充分肯定,认为是“不多得之员”并“奉旨擢大顺广(大沽口顺义等区域)兵备道加布政使衔”。1870年“庚午晋广东按察使,方谋入觐旋改调江西按察使,陛辞后乞假便道归里省墓……”(墓志铭)。当时曾国藩已复任两江总督,不知此调整曾公参与意见否。回乡期间,为西乡鹿龄寺题写匾额《丕建宏猷》(今挂鹿龄寺主殿)。光绪七年(1875)升江西布政使。丁丑年(1878)奉旨护理江西巡抚,当年即擢升“江西巡抚兼提督军务”(墓志铭)。慈禧太后赐书《福》字金匾,光绪帝赐西洋鼻烟一瓶(李氏家谱)。朝廷追封捷峰公上三代为一品大夫、诰命夫人称号,工部尚书兼署礼部刑部尚书贺寿慈为捷峰公父母撰文并书丹墓志铭,墓志铭盖由军机大臣、协办大学士李鸿藻书篆(墓志铭五通石碑存于西乡县文化馆)。捷峰公任内为滕王阁撰书对联:“文章有神,载地灵天宝以传,阅世千年,依然见画栋云飞,珠帘卷雨;湖山无恙,擅吴头楚尾之胜,凭栏回顾,况更睹金神摩汉,铁柱凌霄。”此联推崇王勃《序》文,又对附近胜迹(绳金塔、万寿宫)赞许,颂《序》夸景,相得益彰,节奏明快,气势激荡,至今还挂于滕王阁中供人欣赏。

 

李文敏墓志铭拓片

捷峰公在江西任职期间,恪尽职守,以身作则,严明纪律,注重对官员和军队的管束,“往往有骄悍不静之气,公严纪律驯桀骜,奉命简阅各镇严加较试,诸军皆为肃然”(墓志铭)。他非常重视发展教育。他亲自参与整肃南昌三所书院,亲自给学生教授经训,安排选聘良师,还动手编撰《大生要指》《西江文粹》《大学衍义补辑要》三部教材。封建社会尊崇儒学、讲究孝廉,纳入培养人才、引导风气的基本范畴,捷峰公当然对此重视,1880年在江西创办《孝廉堂》(学校)专门培养孝廉学子,《李氏家训》和《墓志铭》均注明“前此所未有也”,属于国内首创。当时著名文人、大书法家赵之谦先后在江西鄱阳、奉新任知县,捷峰公知人善任,将赵调任南昌通志局任总撰,为其深入研习文字书法提供了有利条件,赵之谦终成一代大师。赵之谦专为捷峰公题写《闻木摒香》匾额、书《渔隐丛话》十二条屏(均下落不明),专书《群书治要引三略》八条屏(后流失到日本)。赵之谦对捷峰公非常敬重,1881年赵在给王懿荣(发现甲骨文的著名学者)的信中写到:“西乡(指捷峰公,旧时对上司以籍贯尊称)长厚,但知师门之宜厚,而不知小人弄权也……西乡相待极优,长洲(此人末考)亦无恶意,惟此二公不知世间有猶吏,有刁民……”(香港《书谱》杂志总第五十八期第76页)。

捷峰公始终关怀乡梓、造福家乡百姓。1879年捐银二千两修建西乡波罗寺三孔石桥,称通济桥,又名万年桥,桥长八丈四尺、宽一丈、高一丈三尺(2003版《汉中交通史》第133页),还捐银修建西乡城东鲁班庙前跨壕石平桥,两座桥至今尚在使用。他在江西任上还捐银四千两资助汉中教育。汉中的《汉南书院》焚于兵灾而经费短绌,1880年他捐银二千两给《汉南书院》,又捐银二千两作为汉中各县应试学子的补助款(当时一两银可买三百斤大米)。另捐银作为西乡县《丰凝书院》经费,又捐银数千两购买经史子集教材分送给《汉南书院》和《丰凝书院》各5996册。他在江西任上得知陕西灾情严重,即捐银二千两赈灾(其中用于西乡一千两)。

1883年,江西普降大雨,上饶广昌南昌九江等地洪灾突发,田园房屋冲毁无数,无数百姓流离失所,捷峰公速赴灾区查看,深感灾情至惨,“男女露处,不待奏报而赈”(墓志铭),当时水陆交通全断,捷峰公果断下令开仓放粮,要求各级官员筹拨银两大力赈灾。奏报灾情后,复得朝廷救济,民众深感其德。事后,有御史以四项罪名上奏要求查处捷峰公,朝廷派员调查后下旨“上谕李文敏精力就衰、受人朦惑著以原品休致……上以公新疆协饷尤为出力,赏以头品顶戴,特恩给三代正一品封典”(墓志铭)。当年,65岁的李文敏带着满身的疲劳和荣光回到了西乡县城察院街老家。

捷峰公在江西巡抚任上与周福清(鲁迅的祖父)有过交集。周福清(1838-1904),字震生、又字介孚,浙江绍兴人,同治十年(1871)进士,后外放江西金溪县任知县。周个性很强、言行无忌、愤世嫉俗、话语尖刻(脾气暴、常骂人,对当时幼小的鲁迅三兄弟也骂)。在处理公事中,曾当面顶撞李文敏,李性格宽厚,并未计较,但同僚多人对周颇有意见。时任两江总督的沈葆桢(林则徐的女婿,治吏办事严格,以能力强、敢直言著称)得知后,于光绪四年(1878年)就下属12名不称职官员上奏朝廷,其中有周福清,沈对其评为“大不敬和办事颟顸(糊涂的意思)”,朝廷随后将周免职。周心有不甘,李文敏心存同情。1879年,李文敏书面向吏部推荐,周也自己活动并认捐了一些银两,复被任为内阁中书(从七品文员)。1893年周福清母亲去世,周返家丁忧。鲁迅的父亲周伯宜科考屡次不中,当年又要参加乡试,周福清欲请主持乡试的正考官殷如璋(与周为进士同年)对周伯宜额外关照。当周福清派仆人陶阿顺面见殷交上书信并送银票一万两时,殷如璋即连人带信一并交杭州府,后周被关押并判“斩监候”,次年秋审改判为“牢固监禁”(类似无期徒刑)。后因朝廷忙于内忧外患,1902年周关押八年后被释放,周家因此巨变而衰败。鲁迅在《阿Q正传》俄文译本自序中写:“但到13岁时,我家忽而遭了一场很大的变故,几乎什么也没有了。我寄住了一个亲戚家,有时还被称为乞食者”。

 

江西南昌滕王阁

休致还乡的捷峰公仍然忧国忧民,屡行善事。光绪乙酉(1885)他捐银五百两重建西乡北山山神庙,亲撰《重建山神庙》文,由门生西乡人朱存诚(1854-1915,曾任关中书院监院、潼关书院训导、西乡学堂堂长,为陕南书画名家)书丹、良工刻碑,至今仍嵌存于庙中正殿侧墙上。文中号召民众不要在山上开垦伐木,保护水土环境,“以告来者并愿吾乡耕樵于斯者勿剪勿伐,勿食近利而忘远害”。在他策划下,时任三品的陕安道张为立了告示碑,明令保护山林水土,禁止垦伐(碑亦存于山神庙中)。立冬之日,我在画家陈兴勇先生引导下专到西乡北山山神庙瞻观了两通石碑,百余年前先贤留下的文字历历在目,词语恳切、浓情悠悠,令人心生感佩。1885年,朝廷诏起李文敏为两江总督,他以老病辞谢。捷峰公重情重义,他心中牢记少时县令许渐菴关心培养之恩,他出资为许渐菴刻印遗文,捐银三千两为在云南的许墓修墓道、置祭田。他还捐银修补西乡县城河堤,植柳栽茅以固根柢。又捐银三百两重修西乡午子山顶道观。1886年他捐银给汉中府参加乡试、会试的学子用于卷价和路费花销,为《汉南书院》资助生童经费。捷峰公赢得了广大群众的好评和尊敬,地方给朝廷上报了他的善行义举,经礼部核实,认定李文敏先后捐银不少于一万八千两(我看到李氏家谱和墓志铭均有记载),光绪皇帝批准礼部奏请,恩赐李文敏《友卹风存》匾额以示褒奖(墓志铭记载为《友卹风存》、县志和李氏家谱记为《古谊可风》),李文敏即立李氏堂号为《赐额堂》。资料记载光绪年间,二品官的年俸155两、养廉银为一万至一万二千两(不含灰色隐形收入),李为官30多年,这些银子是拿得出来的。晚年因病卧床的他,闻知河北、北京一带遭灾,还捐银一千两用以赈灾。

光绪十六年(1890)李文敏在西乡家中逝世,享年73岁。后事办理隆重,社会影响广大。其得意门生陈毅(城固丰乐桥人,字晓耘、号五丰,著名书法大家,曾任民国总统黎元洪顾问、孙中山广州大帅府秘书》撰书214字长联痛悼恩师。1891年,晚清重臣刘秉璋为李文敏篆书墓志铭盖。刘秉璋(1826-1905年),安徽庐江人,淮军名将,在中法战争中力抗外侮,亲自指挥“镇海之役”,维护了国家尊严和主权。任十年四川总督勤政廉洁,“重庆教案”发生后,他维护主权、秉公处置,社会各界称赞,后来美英施压,朝廷将其免职归里,后平反、复官职、予优恤、建祠堂。捷峰公墓志由关中大儒三原贺瑞麟撰文并书丹,贺瑞麟(1824-1893),字角生,号复斋,1870年创建正谊书院,门下学生万余名,培育出不少大家。1874年陕西学政吴大澂举荐,朝廷诏贺“国子监学正”衔。于右任称他“学宗朱子,笃信力行,俨然道貌,为理家之领袖”。贺还是名满天下的大书法家,楷书严谨,行草深厚,书名扬三秦,墨迹遍关中。

 

西乡鹿龄寺

李文敏的孙子李白瑜(1907-1986),名乃瓒,又名麟,以字白瑜行世。20岁入上海大学艺术教育系,又到上海美专西洋画系学习,师从潘天寿、张玉良、方介堪等,曾参加潘汉年、田汉等左翼美术家进步团体。他还是西京金石书画会创始人之一,1934年在阿房宫拾古瓦一方,他琢为砚台,后友人刘弱水(四川人,川大教授)转呈郭沫若,郭老题诗:“完璞未雕时,玉人抱之泣,一旦化神奇,龙蛇破封蜇。纵令催毁之,一字一珠粒,媚俗何为者,哲人安所习”(手迹后捐赠西乡县文化馆),白瑜公还创新核桃刻印,是中省书画协会会员、陕西省文史馆馆员。

 

西乡河边的旧庙

我与捷峰公的曾孙李大身(白瑜公之子)相识,大身先生是省书法协会会员、终南印社成员、国家一级书画师,大身兄介绍了其高祖情况,给我借阅了《李氏家谱》、《墓志铭》拓片等资料。前日,我在著名伊斯兰名胜西乡《鹿龄寺》大殿内,看到正中上方悬挂的捷峰公手书的匾额,《丕建宏猷》四个大字浑厚稳重、笔力雄健,真是大家气象!在西乡县文化馆秦育春老师帮助下,我观瞻县文化馆保管的(李家后人捐赠)捷峰公若干遗物,看到了李鸿藻、赵之谦、刘秉璋、贺瑞麟等大家书刻墓志铭、捷峰公水晶对章、程门等晚清景德镇名家专制的多品瓷器、质量上乘且品相完好的紫檀木太师椅、罗汉床、意大利进口玻璃穿衣镜等家具、仪仗器物等一大批珍贵文物,使我大开眼界、感触良多。

 

李文敏书法作品

当日,阳光普照,惠风徐徐,鹿龄广场大树挺立,黄叶飘洒如金,老人带着小孩闲庭信步。周边高楼鳞次,宽阔大街上车流如织,一派繁荣祥和景象!我想起杜甫名句:“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作者档案】李振峰:大学文化,汉中市公安局退休干部,退休后在中省市媒体发表文章百余篇(次),其中省级报纸刋发专版3O多个。

责任编辑:xhw021
  • 最新资讯
  • 热门视频
  • 县区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