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   一带一路  旅游  学霸练成记  汉文化  同城活动  

开心麻花新三板生涯进入倒计时

2019-04-08
来源:新京报
人浏览    评论     
  3月29日,开心麻花发布公告宣布拟申请终止挂牌新三板。
  
  近年来,开心麻花以其独有的舞台剧+电影的形式,将公司打造成娱乐IP,在推出的作品叫好又叫座后,也开始谋求进一步的资本运作。2015年12月,开心麻花在新三板挂牌,2017年,开心麻花冲击创业板,2018年3月,公告称因拟进行股权结构调整,开心麻花拟终止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撤回相关申请上市的文件。
  
  开启资本大门3年多以来,开心麻花告别资本市场短暂的“高光时刻”走上一条失意之路。2018年10月,开心麻花股东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将其所持开心麻花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1.33%)在北京产权交易所进入招拍挂程序,截至目前尚未完成相关事宜。2019年3月,开心麻花的融资遇挫。3月底,开心麻花申请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终止挂牌。
  
  照目前看,从新三板摘牌成为大概率事件,资本遇挫,开心麻花的下一步又将走向哪里?
  
  告别新三板
  
  资本宠儿陷融资困境
  
  开心麻花成立于2003年。北大中文系编辑专业毕业、时年38岁的遇凯和中戏导演田有良准备成立影视公司,随后,遇凯和田有良就找到了张晨,三个人各自出资10万元成立了北京自由元素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自由元素”),三人各持股33%。同年10月,芒果台当家主持何炅、谢娜主演的舞台剧《想吃麻花现给你拧》匆忙上了贺岁档,随后,田有良退出,曾履职中新社的刘洪涛加入,2012年自由元素更名为开心麻花。2015年12月,开心麻花挂牌新三板。
  
  今年3月29日,开心麻花发布公告称,为进一步配合公司发展战略规划需要,提高经营决策效率,降低公司运营成本,经审慎考虑,公司拟向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申请公司股票终止挂牌。
  
  公告称,为充分保护异议股东(异议股东包括未参加此次审议终止挂牌事项股东大会的股东和已参加此次股东大会但未投赞成票的股东)的权益,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承诺愿意由其或其指定的第三方对异议股东所持公司股票进行回购。回购价格不低于公司2018年度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价值,具体价格及回购方式以双方协商为准,异议股东申报股份转让期限为自公司2019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决议公告之日起至终止挂牌后10个工作日止。
  
  截至2018年6月30日,开心麻花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每股净资产为2.41元。截至4月4日,开心麻花最新价格为13.46元/股。股价远高于每股净资产价值。
  
  4月1日,开心麻花公告显示,公司股票于2019年4月2日起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恢复转让。
  
  与此同时,如今的开心麻花遭遇着融资难的困境。开心麻花公告显示,在2018年年末,开心麻花已经在筹划下一轮融资,但在2019年3月,开心麻花与相关方就融资关键条款持续磋商洽谈,最终相关方未能达成一致意见,也未签署相关协议。经过相关方慎重考虑和友好协商,开心麻花终止筹划下一轮融资。
  
  联讯证券新三板研究员魏彬向新京报记者表示,根据新三板的最新相关规定,股票摘牌前必须先恢复交易,给投资者进退的权利。
  
  坎坷资本路
  
  IPO闯关失败,股权被拍卖
  
  在新三板流动性不及主板的大背景下,2017年6月16日,开心麻花向证监会报送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的申请文件,并于2017年6月30日领取了《中国证监会行政许可申请受理通知书》。
  
  开心麻花走上了冲击创业板之路,但这条路却并不平坦。2017年8月,由于签字律师离职,开心麻花中止了IPO审查。北京某大型律所合伙人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一般情况下,都是拟上市公司决定中止IPO审查之后,签字律师才会离职,以此为由,中止IPO审查。
  
  2018年3月,开心麻花公告称因拟进行股权结构调整,开心麻花拟终止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撤回相关申请上市的文件。
  
  IPO闯关失败,开心麻花陷入了资本困境。2018年10月11日,开心麻花股东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简称“文产基金”)将其所持公司4078.29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1.33%)在北京产权交易所进行招拍挂程序,截至目前尚未完成相关事宜。
  
  文产基金背后股东包括中银投资、财政部、深圳报业、中央电视台等,为国有控股企业,截至股权拍卖日,文产基金共计持有开心麻花11.33%的股权,是开心麻花的第二大股东。文产基金拟清仓转让开心麻花股权,转让底价为61200.00万元,价款支付方式为一次性支付,张晨、遇凯和刘洪涛均出现在拟受让产权的名单中。
  
  关于文产基金拍卖股权一事,有投资圈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基金在公司IPO失败之后退出投资的情况可能是涉及基金的期限,投资机构募集资金进行投资,投资期限一般为5年、7年、9年不等,由于前几年市场红火,基金的期限一般为5年,基金期限一到,需要将收益分给投资人,当然也不排除上市对赌失败,出售所投资的股权变现的可能。
  
  就拍卖股权的具体原因,新京报记者于4月4日中午致电文产基金,电话无人接听。
  
  除去文产基金,在开心麻花冲击创业板前,不少机构突击入股,其中包括檀英投资和乾刚投资,二者的实际控制人为林利军,林利军曾经是公募行业年轻掌门人,创立了汇添富基金。突击入股的还包括华盖映月,背后资本方有视觉中国、华盖投资、辽宁成大、南方黑芝麻等知名公司;宁波玺顺,背后有盛世投资创始人姜明明;凤凰富聚也试图分一杯羹,其投资项目还包括微影时代、斗鱼等。
  
  IPO之前的突击入股,或是开心麻花融资最顺利的节点。
  
  曾有媒体报道,终止IPO之后,开心麻花的下一站将是港股,就此,新京报记者于4月4日上午多次致电开心麻花董秘办,电话均在通话中。
  
  模式之殇
  
  舞台剧+电影,业绩受票房影响明显
  
  从第一部舞台剧《想吃麻花现给你拧》开始,开心麻花保持着每年一部贺岁档舞台剧的商业模式。开心麻花在行业内的优势在于自创IP,进行舞台剧的创作,在舞台剧领域试验成功之后,将舞台剧搬上大银幕,在电影的制作中,也多起用自家演员,不仅降低成本,演员在舞台剧表演中积累的演技也得以在电影中展现,形成了“戏剧+电影+艺人经纪”的独特商业模式。
  
  2015年,是开心麻花转型的关键一年,刘洪涛正式将经过舞台剧试错的《夏洛特烦恼》搬上了银幕,制作成本仅为2100万元左右的《夏洛特烦恼》制作成电影后,斩获了14.41亿的票房,开心麻花名利双收,也使得开心麻花有底气谋求进一步的资本运作。
  
  招股说明书显示,开心麻花的主要业务收入来自演出及衍生业务和影视及衍生业务。2014年-2016年三年,开心麻花实现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15044.88万元、38333.70万元和29206.76万元,净利润分别为3916.26万元、13086.33万元和7187.50万元。
  
  2017年年报显示,开心麻花实现营业收入82247.17万元,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8942.35万元。其中,电影《羞羞的铁拳》票房超过22亿元,成为开心麻花又一部力作。2017年,开心麻花的营业利润较2016年增长了372.25%,主要是演出及衍生业务和电影业务毛利额都较2016年有所增加,其中电影业务毛利约3.7亿元,演出及衍生业务毛利约1.5亿元。开心麻花也在2017年新增了经纪业务收入。2018年1-6月,开心麻花实现营业收入34085.24万元,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051.01万元。
  
  从净利润来看,开心麻花的盈利水平并不差,但其变动非常明显,主要原因是其一年一部电影的战略,从《夏洛特烦恼》的爆火到《驴得水》叫好不叫座,再到《羞羞的铁拳》的超高票房,开心麻花的营收情况过度依赖电影票房,而电影票房又有极大的不确定性,导致了开心麻花近几年来的盈利变动很大,同时,市场对其可持续盈利能力的质疑也不断。
  
  开心麻花也在公司业绩波动风险中提到,电影业务因其行业特点,电影票房收入具有较强的波动性。如果公司未来演出业务规模无法保持持续增长,或电影业务有波动,公司存在业绩波动的风险。
  
  截至2018年6月30日,开心麻花的总资产为10.70亿元,其中流动资产合计为9.16亿元,货币资金为5.50亿元,流动资产占总资产的比例为85.61%。其固定资产仅为2647.03万元,资产过轻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开心麻花谋求资本化的进程。(记者 张妍頔)
责任编辑:xhw020
  • 最新资讯
  • 热门视频
  • 县区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