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   一带一路  旅游  学霸练成记  汉文化  同城活动  

罗静案“罗生门”:爆雷与涉嫌诈骗

2019-07-10
来源:上海证券报
人浏览    评论     
  罗静被上海警方刑拘一事迅速发酵,爆雷、诈骗、伪造合同、事涉上市公司抑或打着上市公司幌子的关联方,诸多匪夷所思的案情被陆续曝光,其引发之风波,已在资本市场、第三方理财圈、电商金融供应链等多个行业与领域产生强烈共振。
  
  仍令外界疑惑的是,卷入该连环案件的各方,至今都极力撇清自己,不断指摘他方。
  
  7月9日,罗静控制的承兴国际控股,极力撇清其与京东有过合作。而诺亚财富此前提及,其向罗静提供供应链融资34亿元,标的是“承兴国际控股关联方”与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简称“京东贸易”)的应收账款债权。
  
  旋即京东又否定了诺亚财富的说法。7月9日晚间,京东回复上证报,“承兴与京东未结账款的确认函,经核实均为伪造。”
  
  三方各执一词,令一场资本“罗生门”大戏徐徐展开。各方的说法、公告的措辞、应对的手段,有怎样微妙的区别?
  
  虽然真相仍如迷雾,但一条环环相扣、或明或暗的灰暗利益链已渐次浮出水面。
  
  爆雷与涉嫌诈骗
  
  7月8日晚间,诺亚财富公告,公司旗下上海歌斐资产管理公司(简称“歌斐资产”)的信贷基金,为承兴国际控股相关第三方公司提供了34亿元的供应链融资,管理的基金名称是“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
  
  承兴国际控股,是罗静在港股控制的上市公司。承兴国际集团官网介绍,罗静于1996年在香港创办承兴国际集团,涉足泛娱乐、智能硬件、大健康三个产业,目前控制的三家上市公司分别是:A股的博信股份、港股的承兴国际控股,以及新加坡的Camsing Healthcare。
  
  而在6月20日,罗静在上海被当地公安机关刑事拘留。歌斐资产表示,已知的信息是,此案件系精心策划、酝酿多年的诈骗案件。
  
  歌斐资产预期,基于上述案件仍在侦查过程中,该基金的投资期在届满时,暂时无法进行分配。依据基金合同约定,公司延期该基金份额的投资期到期日。
  
  以承兴国际控股作为融资平台,罗静募集的34亿元供应链融资去向何处,目前尚未可知。但是罗静在获得A股的博信股份控股权后,一直为其输血。
  
  7月8日晚间,博信股份公告,公司日常经营资金,来源于控股股东苏州晟隽营销管理有限公司(罗静控制的公司)7亿元额度内循环使用的借款,后续获得该项资金支持尚存在不确定性。
  
  诺亚与京东互撕
  
  对于此次风险,歌斐资产的应对措施中,状告京东显得尤为瞩目。
  
  诺亚财富称,“歌斐(资产)已经就这个供应链融资,对承兴(国际控股)和京东提起司法诉讼。”
  
  歌斐资产介绍,相关基金的投资标的,主要是向“承兴国际控股关联方”与京东贸易的应收账款债权提供供应链融资。承兴国际控股相关方为京东供应商,双方存在大量长期交易。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京东贸易成立于2007年4月20日,法定代表人、总经理、执行董事均为刘强东,京东香港国际有限公司是该公司的唯一股东。
  
  对此,京东回复上证报,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广东承兴”)是京东的普通供应商,在京东有一定的业务。但是“在京东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广东承兴涉嫌伪造与京东等公司的合同进行诈骗”。
  
  上证报查询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动产融资统一登记公示系统发现,目前广东承兴共有73笔应收账款质押和转让的登记记录。其中,质权人为歌斐资产的共有58笔,并且多项登记记录中明确提及京东贸易。在2017年10月24日登记,广东承兴将其持有对京东贸易的应收账款约2.18亿元,转让给了歌斐资产,登记到期日是2019年10月23日,并且可以看到京东贸易的应收账款转让确认函回执。
  
  但是广东承兴与承兴国际控股并无股权交集,罗静在广东承兴任职董事长。
  
  而对于歌斐资产的起诉,京东正面回击。京东称,歌斐资产在被诈骗的过程中,一直未通过任何方式与京东进行过合同真实性的验证,这暴露了其自身在合规和风管上存在重大缺陷。
  
  谁在伪造合同?
  
  在配角多次抢戏后,作为本次故事的主角的承兴国际控股,公开表示“无辜”,极力撇清与京东的关系。这令案情原貌显得更为扑朔迷离。
  
  7月9日,承兴国际控股公告,有媒体报道公司与京东订立了伪造合同。对此,公司董事会澄清,“广州承兴并非公司成员,公司也未与京东订立媒体报道提及的有关合同。”
  
  处于此次舆论中心的确是广东承兴。承兴国际控股2018年年报披露,公司架构图中未见广东承兴。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注册资本10亿元,最大股东为罗伟,持股比例为97%,罗静为公司董事长。该公司旗下有一家名为“广州承兴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但承兴国际控股想撇清关系的是“广东承兴”还是“广州承兴”,目前尚不清楚。
  
  耐人寻味的是,承兴国际控股的命运,因为罗静大比例质押其股份,导致其与广东承兴、诺亚财富捆绑。
  
  港交所披露易显示,罗静在被刑拘的前一日(6月19日),将其所持承兴国际控股约62.84%的股份,质押给了歌斐资产等企业。目前,罗静持有承兴国际控股64.87%的股份。
  
  对此,诺亚财富在7月8日晚的声明中表示,上述质押的质权人为“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以及诺亚(上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诺亚财富董事长汪静波在内部邮件中称,公司从发现风险到今天,做出的应对措施包括:增加承兴国际控股的股票质押,并查封了承兴国际控股的股票。
  
  由此看来,罗静在被刑拘前一日的“火线质押”,或与这34亿元融资出现风险有关。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日前承兴国际控股的大跌,可能是罗静被刑拘,触发了大股东不能变更、不能违反刑法等质押违约条款,从而导致平仓,也可能是诺亚财富与券商商量后进行了平仓。
  
  对于罗静质押的承兴国际控股股份,诺亚财富是否进行了平仓,诺亚财富方面对上证报表示,不予置评。
责任编辑:xhw020
  • 最新资讯
  • 热门视频
  • 县区新闻